硬创先锋高磊:小小握力器的社交智能玩法

网址:http://www.jformula.com
网站:春秋彩票

  

硬创先锋高磊:小小握力器的社交智能玩法

  2009年高磊去了日本,上了两年研究生,研究怎么把一个产品从一个想法变成原型,再实现量产。之后,高磊做了一年的人机交互设计师,在具体设计上有了些经验。 2013年,高磊开始正式组建团队。一年时间里,团队从一个人到5个人再到12个人。高磊说,这些人从三个渠道找到的:有开源社区的、有演讲时认同产品加入的、还有招募的。 2、产业上的合作伙伴。高磊称,智能硬件已经形成了社会化分工。深圳矽递科技能够小批量生产,有模具厂能帮助从模具设计、收费又灵活,还有亿觅的平台实现包销。 基于对电子宠物的喜爱、养成游戏的喜爱,最终产品的定型是:做一个“自我养成”的智能手环。自我养成,就是在APP里,用户把自己设定成“宠物”养起来。新我可以通过可穿戴设备采集运动数据,用户只有通过运动才能把自己在APP里的“宠物”养活,这样就在健康层面实现养成。另外,用户还可以通过微信,提醒他人该运动了。 整个运动器材市场是有的,为什么新我没有选择做一个模块,适用于大多数运动器材?高磊对智东西表示,他试过模块化改造,但是外观不好,并且通用后的用户体验也不好。 比较有趣的一点是,虽然产品本身是定位在年轻的、办公室里的年轻男性用户,但在MakerFaire期间很多女性用户对新我“运动玩具”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年长的大叔也凑过来买。高磊说,这可能是因为它有趣的游戏体验和100多的售价,让它成为了一个不错的礼物。 高磊对智东西表示,发生这种事,主要是因为那时对整个供应链不熟悉,导致产品报废了很多。比如结构设计和工厂工艺不匹配,很容易损坏产品。另外,对外界资源把握的不够和事情的提前量不够也影响了整个新我的发展。 一次偶然,高磊在E3电子游戏展上看到了任天堂发布的体感游戏机。这让他有些震惊:原来游戏还可以这么玩。上网一查,高磊发现了Arduino这种为编程外行设计的、让编程变得简单的东西。之后,高磊的创客之旅正式开始了。 3、多举办一些线下的活动,给大家一些新玩法。比如和拳击训练班合作,用新我握力器搞一些小比赛。 现在新我团队接到了智能电视、智能手机厂商的合作意向,也开始准备正式启动Pre-A的融资。 但是到2014年3月开始,新我停止销售。因为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当时的智能硬件团队普遍遇到的事情:产品良品率太低。而良品率太低导致的结果就是:跳票。 1、经验。高磊对智东西说,以前把创客的产品做到量产,深圳赛普健身学院路线 赛普,走了很多弯路,多出的花费就是学费了。 新我的“运动玩具”握力器算是在消费产业升级的背景下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的一个案例。通过游戏的形式做运动器材的增量市场是新鲜的,这个用户群存不存在很难说。另外,高磊也提到现在做的是消费者市场,接下来会有一个面向商用的扩展:毕竟国内健身场所很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14年年底立项,到成立7人团队再到今年6月份MakerFaire上展出,高磊说:“和过去相比,用的时间、人力、资金都是三分之一。”他总结的原因有两个: 在可穿戴之路不再好走的情况下,高磊开始构思新我“运动玩具”系列,最先做的是智能握力器。这个握力器通过蓝牙连接手机,然后通过微信公众号实现两个主要的功能:自我挑战和对战。其中前者类似太鼓达人这样的游戏,可以挑战自己过去的“战力”、挑战线上“战力”;后者可以让同事朋友家人像玩街头霸王一样对战。 “现在团队要做的事简单很多”,高磊对智东西说:定义好市场,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以及持续的运营。 2014年1月初产品上线众筹,定价两百多,一月后完成了量产,之后共销售了几千台。 深圳MakerFaire期间,新我CEO高磊和他的团队展示了一系列“运动玩具”,第一个公布的是智能化的握力器。它与传统握力器不一样的地方,是把它当做一个游戏手柄来做,用户连接上微信后就能在公众号中用零碎时间进行游戏化的训练:可以一个人玩类似太鼓达人这样的游戏,还可以和同事朋友家人像玩街头霸王一样对战。 之后,高磊接触了“量化自我”的概念,觉得可穿戴设备不错但可穿戴这个点又没有一个很好的应用场景。 1、基于趣味的理解到市场细分的理解有了提升,按照公司特点,做了“运动玩具”细分市场。 不过在做之前,高磊还想积攒一个创业经验。一次偶然机会,高磊以设计师的身份和日本的学长一起加入了HAX在深圳做的一个孵化器孵化项目,积累了一些创业经验。 事实上,“新我”之前做并不是“运动玩具”,而是一个检测“久坐”信息的智能手环:当用户在座位上坐的比较久时,提醒用户运动一下。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和高磊对于“运动怎么玩起来”做了深度对话:所有的事情要从九年前说起。 2006年,在四川音乐学院设计专业上学的高磊开始准备毕业设计。他想用一种玩的方式做个产品。 对握力器的改造是新我运动玩具的第一个尝试,高磊想做的是系列化的改造:把市面上能够见到的、较小的运动健身器材全部改造一遍。按照高磊的说法,有5000万白领喜欢零碎时间玩游戏,同时比较明显的一件事是很多人都对健身有需求,各种健身场所就是比较好的例证。既喜欢游戏有喜欢运动的年轻人不少,但具体到运动玩具有用户群吗?作为一个新的市场,很模糊。高磊对智东西说,以前有投资圈的一位朋友说过:创业者做智能硬件是看不清的,只有不断地尝试。 时间到了2012年,高磊决定立项做新我。当时的想法是做一款能实现“让家人、爱人远距离互动”的智能手环。高磊对智东西表示,这种互动不像微信等社交平台那样的互动,而是能够让身体实际感受到的互动。 无法保证供货,一些合作随之也没了。等到由富士康代工的、品质提升了的新我2代推出,79元的小米手环也出来了。高磊说,那个时候,可穿戴设备的路就开始变窄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春秋彩票 _春秋彩票网 »硬创先锋高磊:小小握力器的社交智能玩法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天空彩票与同行 新浪网新闻 腾讯新闻 百度新闻 幸运28彩票 九号彩票网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江苏快三